ICO 要革瞭 VC 的命?聽聽投資人怎麼說

資訊活動前沿社登錄 頂樓 TopView5min readICO 要革瞭 VC 的命?聽聽投資人怎麼說靖宇2018/02/27摘要

歡迎還是拒絕,區塊鏈就這麼帶著誠意撲面而來瞭。

2017 年的人工智能一定很憋屈,在本來屬於自己的「元年」,風頭卻被加密貨幣和區塊鏈一把擄走。隨著真格基金徐小平的振臂一呼,投資人、幣圈大佬和高曉松在凌晨三點坐而論道,謀劃區塊鏈如何變革未來。比特幣和各種加密貨幣澆灌瞭新的「韭菜」,而區塊鏈項目 ICO 則培育瞭 VC 們新的焦慮——項目方通過「眾籌」的方式融到瞭項目資金,投資人被疏遠成瞭外圍人士。

在區塊鏈的發源地美國,情況反倒顯得克制很多。中國農歷春節前一周,矽谷區塊鏈創業團隊 String Labs 獲得來自知名風投 A16Z 和 Polychain 的 6100 萬美元投資。作為 String Labs 的早期投資人,豐元創投 Amino Capital 的聯合創始人李強近日和極客公園分享瞭四年來投資區塊鏈的經驗,和 ICO 給投資人帶來的挑戰與機遇。

誰識區塊鏈

2014 年 7 月,後來被人們稱為「V 神」的 19 歲俄羅斯小夥 Vitalik Buterin 成功舉行瞭以太坊項目的 ICO,共籌得價值約 1800 萬美元的比特幣。而在當時,區塊鏈依然隻在電腦極客中流行,即便嗅覺靈敏的矽谷投資人也沒能意識到這個新興技術背後蘊藏的潛力。豐元創投的工作人員在一個場合偶然遇到 String Labs 的創始人 Tom Ding,後者 14 歲就拿到大學學位的故事吸引瞭人們的好奇。

在豐元創投的辦公室,李強和 Ding 第一次聊起瞭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最開始,Tom 想的是發幣。」李強說到。在 2014 年,雖然區塊鏈還沒興盛起來,但是模仿比特幣來進行 ICO 發售代幣已經蔚然成風。Tom Ding 最初的項目 Coinify 也是想要發售加密貨幣,並且已經有團隊使用 Coinify 的架構成功通過 ICO 融到瞭 60 萬美元。

不過在豐元創投,Tom 花瞭很多時間和李強探討發幣在金融法規上的合規問題,李強後來將 Tom 的這種行為稱作「謹慎認真」。「謹慎」的 Tom 並沒有馬上走上 ICO 發幣融錢的「捷徑」,而是而是專註研究長期開發區塊鏈協議,團隊將其命名為 Dfinity。

(左起)Tom Ding、李強、Dominic Williams 

「投瞭 String Labs 幾個月後,Vitalik 的以太坊項目就上線瞭。」李強說到。

當時的矽谷,區塊鏈項目並沒有像接下來兩年紅透半邊天的 VR 和 AR 一樣吸引人,很多團隊的項目並沒有像現在的區塊鏈創業一樣和物聯網、金融等行業掛上關系。「當時很多團隊做的是產品溯源。」由 Nike 小呂布 高筒及Nike 和愛迪達帶動起來的球鞋文化,讓青少年對復古運動鞋產生極大興趣,很多人開始囤積名牌運動鞋來進行售賣,但是運動鞋的真假較難辨認,有團隊就想在鞋子裡加入芯片,使用區塊鏈技術來鑒別運動鞋的真偽。同樣的思路,也有團隊的計劃是用區塊鏈辨別奢侈品的真偽。

用區塊鏈技術來鑒別球鞋自然沒問題,但是,是不是可以做更大的事?Tom Ding 和其他區塊鏈同行辦起瞭公益組織 Blockchain University,在矽谷向投資人和科技人士宣傳區塊鏈技術。「有幾次活動 Vitalik 也出現瞭,因為當時專門給大傢普及區塊鏈知識的場合太少瞭。」李強說到。

ICO 在革誰的命

2018 年 2 月,俄羅斯通信應用 Telegram 的母公司進行瞭史上最大規模的 ICO,首次發售代幣就獲得瞭 8.5 億美元融資。幣圈人士笑稱 Telegram 是「自己下海摸魚瞭」,因為各國監管政策不同,大部分幣圈人士都習慣使用加密性能更好的 Telegram,而不是微信來進行溝通,這也是為什麼很多 ICO 項目都組建瞭「電報群」。

與以往創業公司融資不同,ICO 項目不需要有成型的產品,隻需要一個使用區塊鏈的構想以及技術解決方案即可。同時,ICO 項目是針對全球的,一般通過比特幣來進行代幣購買,這意味著創業團隊可以直接面向 C 端受眾進行資金募集。程序員們發現,自己的技術能夠直接變現瞭,而且「沒有中間商賺差價」,這讓作為「中間商」的投資人們心生恐懼。

在之前,投資人對一個創業項目的投資,從天使到 A、B、C、D、E 輪下來,至少需要三到五年時間。而在區塊鏈領域,項目立項到 ICO 成功可能不到一年時間,在時間上顛覆瞭投資人培養項目的節奏。另外,區塊鏈項目發售的代幣(Token)並不是公司的股權,即便團隊拿瞭投資人的錢,前者也沒有義務將 ICO 項目的代幣分給投資人。

不過從目前來看,大部分創業團隊還是會和投資人站在一起,在 ICO 項目發售時,為投資人預留部分代幣。「String Labs 的股權我們也有,同時他們發的代幣也會給到豐元創投。」李強說,不過他也承認,ICO 這種形式確實給 VC 帶來瞭很大的挑戰,但更有可能別顛覆的,則是叱吒華爾街的金融巨頭。

雖然 ICO 讓有實力的技術人員,能直接融到錢,但在監管缺失的情況下,更多魚目混珠沒有任何意義的項目,通過 ICO 發售「山寨幣」,狠狠的收收割瞭一把「韭菜」。李強認為,這種混亂的現象很像中國之前的「千團大戰」,最後隻有美團等幾個公司最終活瞭下來。「最優秀的人才融資會越來越容易,不靠譜的項目隨便騙錢會越來越難。」

String Labs旗下項目

再見 BAT

當項目成立,ICO 成功拿到錢後,一個區塊鏈項目的征程才剛剛開始。有瞭底層協議,團隊需要的是尋找並說服開發者,讓後者在自己的區塊鏈上開發應用。「如何建立一個健康的社區,讓更多的人加入自己的生態,非常有挑戰性。」李強認為,就像 2000 年左右互聯網浪潮開始時,很多網站出現又消亡瞭,最後留下的是 Google 和 Facebook 等巨頭。「每個垂直領域能活下來兩三傢就算不錯瞭。」

在談到區塊鏈未來的潛力時,經常出現的是說法是「顛覆 BAT」。李強認為,使用區塊鏈技術來做電商或者社交,未來是有可能顛覆阿裡或者騰訊的。但這個起到顛覆的並不是一個公司,而是一個很大的公鏈,公鏈的使用權和擁有權是完全分散的,使用者和掌控者分佈在公鏈中。「一個電商的公鏈要比阿裡的價值更大,但是不存在一個類似阿裡的公司來做中心化管理。」李強說到。

在未來,一個蘊含巨大價值的區塊鏈項目,可能隻是一個小組織開發出來的,但是會有更多大公司作為合作夥伴加入到公鏈之中,成為該區塊鏈的成員之一。和比特幣類似,要想對區塊鏈進行改變,需要大部分成員達成共識。

目前區塊鏈項目的創業團隊還是一些嗅覺靈敏的「草根」,更多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並沒有入場。「這些人不僅有更好的技能水平,同時也有大量的資源,這些『正規軍』研發的區塊鏈項目,具有更大的潛力。」李強說。

圖片來源:豐元創投、String Lab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